這標題好像是武俠片一樣,其實不是啦!是在說拍鳥的或是拍紀錄片的道德問題。

前幾天(8/11-13)去世運主場館做鳥類生態調查,呵呵!很神奇的標案,只做鳥類,而且還限定鳥種。

應該是當初開發時為了通過環評的承諾吧!

就在中油宿舍區裡面發現黑冠麻鷺以及牠們的幼鳥,心想.....終於和俠客的小孩一樣也是安全孵出來了。

如果沒看過俠客的小孩那篇,請見這裡

 

們來看看當初築巢的照片,

2010081404.jpg  

*Olympus E-P1 + Petri 400mm F:6.3*

好凶的臉喔!一定是築巢築到抓狂了,一隻說隨便做做不會垮就好,另一隻可能說要很漂亮才可以。

所以一隻拼命在築巢,另一隻則臉很臭。我猜的啦!

 

2010081403.jpg 

*Olympus E-P1 + Galuxe FN70ED 450mm F:6.7*

這是親鳥之一,以前一直覺得黑冠麻鷺很難看,髒髒的樣子,

但是這張有種玉樹臨風狀,大概是繁殖成功心情好,連走路都覺得有風呢!

因為黑冠麻鷺不怕人,所以這張距離很近,近到只好拍直的才裝得下。

也因為拍直的,所以玉樹臨風狀更顯得真切啊。

 

2010081401.jpg 

*Olympus E-P1 + Galuxe FN70ED 450mm F:6.7*

就是兩隻小寶寶的樣子,後面還有一隻被排擠,所以沒有辦法入鏡。

兩隻好像在合唱一樣,動作角度還一模一樣,身體的絨毛都還沒脫完呢!

 

2010081402.jpg 

*Olympus E-P1 + Galuxe FN70ED 450mm F:6.7*

也不想要拍的頂天立地啊!但是就只有這個林間隙縫可以拍進去,所以每張都拍的滿緊的。

這張親鳥回來看為甚麼小朋友叫得這麼大聲呢?是肚子餓嗎?還是不爽?

再叫下去,全世界都知道這裡有個巢了.............

 

了!照片故事說完了..........那道德問題是什麼呢?

就是上面的照片都如同標題般的移鳥接木,第一張是四月在扇平拍的,

第二張到第四張是 8 月同一天在中油宿舍區拍的,但是第二張位置完全不同於第三、第四。

但是要逗在一起說故事倒也不是什麼難事。

 

就是我一直說的紀錄片的真實與誠實,所有的影像都是真的,

但是你對影像的排列、敘述卻會影響觀看者的觀點。

紀錄片難在既不能有自己的想法在裡面,但是又要拍出忠於自己所見的感覺。

對這事件沒有感覺的話要怎麼拍攝?但是有感覺就有主觀思考,要怎麼才能跳出來自己的主觀呢?

想要跳出主觀的這個行為,不就是另一種主觀嗎?

鳥類攝影或是其他生態攝影何嘗不是紀錄片的一種形式,

牠們的真實生態狀況、不被打擾的狀況才是我們想得到的影像,

但是我們在拍攝時就已經打擾牠們了,要多遠牠們才不會感到緊迫?拍多久就要閃,牠們才不會有壓力?

這都是生態拍攝者要為被攝體多著想的地方,也是每個紀錄片工作者都該有的態度。

創作者介紹

Accentor 的攝影日誌

accen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