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有個故事是這麼說的,有個很有錢的富翁,對下人卻是十分的苛刻。

其中有位僕人卻每天甘之若飴,對富翁的打罵從不在意。

有天就有人問起他說:你每天這樣被打、被罵,難道你一點都不會生氣或難過?

他卻笑笑的說:不會啊!我每天都是有錢的員外啊,他才是被我又打又罵的人呢!

原來是那人每天睡覺都會做夢,夢到自己是有錢的員外,而那正港員外就是他的僕人,

當然囉!在夢裡當然也是極盡報復之能事..............

他說:我每天睡覺、清醒時間各半,哪個是真的?哪個又是做夢?我自己都分不清也不需要分。

 

2010081702.jpg 

*Olympus E-P1 + Zeiss 35mm F:2*

做夢?是真實?有時真的分得清嗎?真真假假、假假真真,哪樣才是我們該認真的呢?

2010081703.jpg 

*Olympus E-P1 + Zeiss 35mm F:2*

這兩張照片就是這樣...........誰是虛像?誰是實像?重要嗎?

沒有這兩個虛、實像的互相襯托,這兩張照片就什麼都不是了!

影像誰佔得大、色彩誰比較鮮艷、焦點在誰身上,似乎都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兩者如此的搭配!

 

環法賽時,總是為了兔子感動不已,也每每為了兔子在終點前被主集團吞噬而難過、落淚。

應該是 2009 的吧!忘了那一站,有位兔子在被淹沒前奮力再擊,居然又單飛出去了,

結果在終點前幾百公尺再度被主集團追擊成功,就這樣消失在集團洪流中。

那次真的好令我感動,我總是為了敢鬥賞得主而歡呼,卻很瞧不起主將。

一位主將的衝線成功,背後可是好幾位副將燃燒生命的結果啊!

直到最近看了一本叫犧牲的翻譯小說,說得正是自行車競賽,裡面提到:

主將雖然踩在副將的肩膀飛出去,但是卻也背負著副將對勝利的期盼。

副將的青春、副將的努力,全都寄託在主將最後200公尺的衝刺啊!

我終於明白主將有多辛苦了,勝利的光環誰都想要。但是你背得起嗎?我背得起嗎?

每個企業、公司都有主將與副將,副將燃燒生命成就主將,就是期盼有一天主將失誤或是退休時可以單飛出去。

但是不願扮演好副將的角色,相信有一天主將和你說:上吧!換你了!

我相信你也無能力扮演好主將的角色了。

2010081701.jpg 

*Olympus E-P1 + Galuxe FN70ED 450mm F:6.7*

空一切才是最根本的啊!放空目前對勝利的執著,努力把現在的角色扮演好,

無論你現在是兔子、是擋風的副將、是幫忙卡位的副將、甚至是送水的副將,

總會有單飛成功的一天!

創作者介紹

Accentor 的攝影日誌

accen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meiko
  • 以前看不懂單車賽事,更不明白為何大家都擠在一起,現在才知道真是一門學問。照片拍得好有意境,絢麗中卻有股淒清之美,太喜歡了,,真的是有才哥啊。^^
  • 以前貪玩,練過一陣子的車,
    後來膝蓋受傷後只好黯然引退..........
    哈哈哈!都還沒出道哪來的引退啦!
    當年不˙流行高迴轉數,那時是重踩的天下,
    那時我騎車上到大禹嶺前面還是用 52 齒的大盤上。
    所以膝蓋容易報廢掉..........
    只是就會一直關心自行車的賽事了。

    呵呵!感覺以前比較喜歡照片顏色比較濃的樣子,
    現在的照片顏色比較清淡呢!

    accentor 於 2013/07/26 16:33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