門內的晦暗,恰似自己的命運,門外稀迷的陽光無法照亮我的身軀。

縱使陽光無法完全驅離黑暗,縱使陽光仍隔著一層黑紗。

這微弱的光線是在黑暗中的我惟一的慰藉。

有形的鐵鍊也鎖不住我無邊的思想,

因為我知道真理仍然存在,總有一天喚得回;

信仰依舊可靠,總有一天我可以再浸沐於求真的光輝之下。

我一定會活著走出去向世人訴說這裡的一切.............

 

海軍鳳山招待所參觀後記

2013081801.jpg

2013081802.jpg

 

2013081803.jpg

 

2013081804.jpg

 

2013081805.jpg

 

2013081806.jpg 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Accentor 的攝影日誌

accen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meiko
  • 知道這個地方的歷史心情很沈重,但不得不稱讚一下,照片好有味道,真美。
  • 謝謝啦!昨天去其實拍全景拍的不多。
    多是在拍光影的變化。
    拍攝地點旁邊其實就是水牢,我也有拍。
    但是如同剛剛說的,
    或許我心理素質不夠堅強吧?
    始終無法讓我去整理水牢的照片。

    accentor 於 2013/08/19 08:56 回覆

  • agneta(阿妮塔)
  • 最後一張有種看見希望的感覺。

  • 是啊!黑暗中的希望,
    但是黑暗中的希望卻也是最令人煎熬的。
    我想我的心理素質還不夠堅強吧?

    accentor 於 2013/08/19 08:54 回覆

  • agneta(阿妮塔)
  • 覺得你已經很強韌了,感受心強的人更難抵擋這樣強烈的環境,帶來的衝擊比自己想到的更大,必會持續好一陣子,也許一輩子難以抹滅。

    至少你願意接近它們。

    我討厭戰爭紀念館之類的東西,在坎培拉住了幾年,也從未踏入澳洲國家戰事紀念館,即使知道那兒很美。只要是類似的地方我都不會去。但有次在越南胡志明市過境旅遊,導遊帶我們去了越戰紀念館....... 是拍了些照片,但完全不想拿出來,也不想重看,那兒太可怕了,感到強烈的不舒服,我跳過了一些區域沒看,看了可能要吐了吧,還有一個模擬觀戰犯的地牢和斷頭臺,根本不敢進去,老王進去看了也說還好妳沒去,不然這些記憶大概會跟著一輩子。以前我曾經參觀過澳洲塔斯馬尼亞的老監獄,關著一些微罪就從英國送來的犯人,現在已經開放成觀光景點,裡面並不恐怖,但逛了之後還是壓迫到心情,只是偷麵包就得被關的青少年.... 其實澳洲很多老監獄都開放,也整理成結合其他活動的景點(像是地底河探險、夜晚試膽),不過我也不會再參觀監獄了:(

    如果這樣看來,博士的心裡素質真是堅強!
  • 唉!真的耶!!
    常常想怎麼會有這麼沒有人性的人做這麼沒有人性的事.............
    我們連看都不捨了,怎麼有人會做的下去。
    不解!

    accentor 於 2013/08/19 10:10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