週全公司都在墾丁操作陸域調查,各各都曬的像個小黑人了。

今天在做調查時聽到陣陣白腹秧雞的叫聲,心想錄個音好了。

於是拿著錄音器材往聲音方向前進,突然間發現樹叢中有一隻麻雀在掙扎!

本來以為是和小琉球一樣的笨紅隼被藤蔓纏到了,用望遠鏡一看!

天啊!居然是赤尾青竹絲在吃麻雀..............

影片有點血腥吧!怕嚇到大家,放一張可愛的股鱗蜓蜥給大家看,

不敢看的就別再點進去了!

2010071301.jpg 

*Olympus E-P1 + Zeiss 35mm F:2*

一開始發現時其實麻雀還是活著的,還在奮力的掙扎............

但是只是進去做收音的動作,根本沒有帶攝影機啊!

於是先叫最近的同事拿 Fujifilm HS-10 過來,但是實在等不及了,乾脆我跑去拿。

就這樣來回跑了大約 70 公尺吧!氣喘吁吁的發現,樹蔭下還是需要腳架才會夠穩定。

於是又跑回放腳架處,來回大約 80 公尺,這次還拎了腳架、長鏡頭一起跑。

呵呵!突然覺得好青春喔!好像在提槍快跑前進............上次提槍快跑前進已經是 20 年前的事了說。

這樣做很可惜............可惜什麼?就是回來時麻雀已經斷氣了...........同事有拍到最後的掙扎..........

光線狀況不是很好,剛好在樹洞中,所以照片的反差很大,不過也別嫌了,

沒有那個樹洞,根本也看不見麻雀被吃啊!

 

 

這樣,背景音是有著大卷尾、樹鵲、烏頭翁的鳴叫聲,

根本沒有鳥知道這裡正上演著一場生存的戰爭啊!這隻麻雀就這樣慢慢的、靜靜的自己死去...........

生命的消逝就這麼沉默..........剛好我們幫牠記錄了最後的影像..........

否則根本沒有任何生物知道又有一個生命消失了。

但是誰又在乎呢?生命不就是這樣的循環著..........吵雜的來到、沉默的離開.............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ccentor 的頭像
accentor

Accentor 的攝影日誌

accento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