穆爾隼(Falco amurensis)原生長於黑龍江,秋冬之際會經由印度飛往非洲度冬。

呵呵!還飛的真遠...........,不過這隻迷路也迷的夠遠了...........

而最近七股卻來的這一隻遠方嬌客,也讓我又看到一次台灣拍鳥界的惡劣行徑。

先來看看照片好了,反正故事不會跑掉。

 

2010111103.jpg 

*Olympus E-500 + ZD 70-300mm F:4-5.6*

就是阿穆爾隼的樣子,一副就是標準的隼樣(隼除了隼樣外,還會有什麼樣?)。

不過少了隼科頭部的兩撇小黑鬍,看起來還頗不習慣呢!

說了半天,還是來看看牠的定裝照比較實在。

 

2010111102.jpg 

*Olympus E-P1 + Galuxe FN70ED 450mm F:6.3*

就是牠的定裝照,其實長得還滿漂亮的,這張可是我的小禮物喔!呵呵!

這話怎說?

其實這個砲陣地有 50 多挺快砲,有些是一秒可以 7 張以上的,大多是一秒 10 張以上的。

 

2010111104.jpg 

*Olympus E-500 + ZD 70-300mm F:4-5.6*

說快砲了,隨便一支腳架就已經超過我手上攝影器材的總值了。

由於黑木耳(我覺得叫黑木耳有種親切感啦!)停棲的位置是位於唯一的進出通道正上方,

這麼多挺快砲在,我們這些鏡頭較短者(按!都已經 900mm 了)都不好意思走到黑木耳下方拍照。

唯獨.......當你要離開時,呵呵呵!非得經過黑木耳的下方,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停一下,拍個幾張再走。

就像參加宴會結束後,離開者主人會發送小禮物一樣,所以我稱為去領小禮物,呵呵!

那麼多挺快砲在背後的感覺,說真的,並不好受,走起來壓力頗大,深怕黑木耳被自己嚇跑。

 

2010111101.jpg 

*Olympus E-500 + ZD 70-300mm F:4-5.6*

!好漂亮的捕食畫面,E-500 有這麼厲害可以抓得住嗎?嗯.........少兩個零或許有辦法(E5)。

那是怎麼拍到的呢?別提了,七股那裡根本就是動物園了,居然還有人專職在餵養,

定時在前方的草地上撒麵包蟲、蚱蜢,吸引黑木耳下來捕捉,然後你就會聽到所有的快砲一起射擊的聲音。

唉!怎麼回事啊?從陽明山到植物園,從左營到七股,每個地方拍鳥的人為何都在餵食或放錄音帶呢?

真的不能耐心等候,順便接近大自然嗎?都忘了當年鳥會的口號了嗎?

賞鳥只是手段,目的在接近大自然!

看著他們撒蟲子撒的不亦樂乎,路邊聊天、抽煙的像在開同學會,不禁令人想掉頭就走...........

雖然看到了心有所嚮的黑木耳了,但是心中總有一絲絲遺憾,不是照片拍的不多、拍的不好,

更不是我的砲管只比別人腳架粗一點點(笑),

而是這群絕對是台灣最多金的、最有閒的賞鳥人,他們的行為竟是如此的低劣,

我現在看到一些論壇上美美的鳥照,可能會開始存疑了..................

心想,還是去北門看上萬隻的黑腹燕鷗集體回巢(並沒有巢,只是形容一種動作)好了。

至於看到上萬隻黑腹燕鷗的故事就留到明天再說囉!

 

開時經過黑木耳的正下方,看著黑木耳的肚子,距離真的很近很近,但是我一點都不想拿起相機和望遠鏡,

我貪婪的一直看、一直看,連腹部羽毛都看得一清二楚,快要黃昏的斜光將腹部羽毛照的好立體,

整隻黑木耳就浸浴在金黃色的陽光中,我要深深地記住牠現在的樣子,真的好美好美。

這是任何攝影器材也無法表達的美,但那些餵鳥的人永遠不會懂得..........

創作者介紹

Accentor 的攝影日誌

accen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