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提到慢慢拍這件事,就預告說今天會用幾張鳥照片來說故事,說說當年拍照的心情。

呵呵!是不是年紀大了?最近發現我好愛說故事............

那為什麼用鳥照片呢?難道其他照片沒有故事嗎?

也不是啦!只是拍鳥在我攝影歷程中是一個很大的轉變,讓我開始了生態攝影。

當年進入屏東農專時,開學就碰到中秋節,

正在想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,一個人要去哪裡晃晃拍照呢?剛好看到鳥社的宣傳海報,

大大的寫著:免費吃烤肉!心想,不錯喔!既可以出去玩拍拍照,又有免費的烤肉可以吃。就去吧!

後來才知道這是鳥社期初騙新生的一貫做法,已經行之有年了。

當然囉!隔年我當社長時也用這招騙了不少人進來,這招真的履試不爽。

到了台大潛水社時,還和當時社長提議說來個免費體驗潛水騙新生吧!效果也是相當的好。

 

2010121602.jpg *Canon T90 + Sigma 600mm F:8 反射式*Kodak EPR 64*Plustek 7500i*

張田鷸(Gallinago gallinago)真的是拍的千辛萬苦...........。

以前打鳥哪來的 1.6X,600mm 就是 600mm 而已,不會變成 960mm,就只能慢慢的偷偷接近。

這張在龍巒潭附近的田裡拍的,角度這麼平視角,想當然爾,我已經趴在地上了。

當時我是用匍匐前進的方式接近牠,看到田鷸旁邊的水沒有?那可是爛泥巴地啊........

更麻煩的是子彈有限,又沒有援軍。

一卷底片才 36 張,改裝片更只有 34-35。連子彈還可以打幾張都無法確定。

所以邊爬邊拍,還要精算底片張數,就好像狙擊手一樣,一發一定要一個倒地,畢竟子彈有限啊!

又不能拿起都是泥巴的手換底片,讓我想起羅伯.卡帕。

******** 我是說故事的分隔線 *********

羅伯.卡帕在諾曼地登陸時,不僅是第一批登陸部隊中唯一的戰地記者,

而且還是在死傷最慘重的奧馬哈灘頭。

在灘頭把底片打完了,他發現滿手都是沙子,無法在沙灘上換底片(底片也是怕底片艙入塵的)。

只好衝回登陸艇換底片,換一卷底片的時間,身邊的士兵已經死了好幾位,連開水鴨子的駕駛兵都掛了。

他就這樣又衝回沙灘拍照了.........真是猛啊!死了那麼多人,他居然都沒事。但是他的底片卻出事了。

剛剛說他是唯一的一位戰地記者,當底片回到倫敦時,全報社都歡聲雷動,這是這場大戰唯一的記錄了。

結果沖底片的助理太興奮了,把底片全烤焦了...........,

冒著生命危險取得的影像只剩下六張(還是11張?)可以用。

也就是這場號稱史上最大的兩棲作戰:諾曼第大登陸,只有留下 6 張照片而以。

詳情請看羅伯.卡帕自傳-失焦這本書。他將戰地記者的角色由旁觀者變成置身其中。

他是我最喜愛的攝影師之一,最後是死於誤觸地雷,在半空中時還按下了快門.........

想看他的照片,請自行拜拜咕狗大神。

******** 我是故事說完的分隔線 *********

如果是現在拿數位打鳥,呵呵!就像藍波拿著衝鋒槍一樣,子彈無限量供應,打到死就對了。

就這樣和著汗水和泥巴,終於讓我爬到了,還有更接近的呢!只是剛好底片不在身邊無法掃描。

更近的那張還有著反射鏡特有的甜甜圈,即使底片不在身邊,現在想起來,當時拍照的過程仍是歷歷在目。

 

2010121601.jpg 

*Canon AE-1P + Tamron 70-210mm F:4*Kodak EPR 64*Plustek 7500i*

的完全沒有格放喔!那這隻紅嘴鷗(Larus ridibundus)是怎麼拍的?才 210mm 的鏡頭。

呵呵!又要說故事了。

那是我看鳥的第二年,學長帶著我去高屏溪口租一艘竹筏划去看鳥,租一天只要 100 元,還附兩隻槳....

就這樣划著竹筏去高屏溪出海口附近的蚵架看鷗科鳥類,印象很深,還有看到鳳頭燕鷗、小燕鷗等等。

那中午怎麼辦?划不回來怎麼辦?

都別擔心,隨時有機動竹筏在賣便當、飲料的,整個出海口滿滿的全是釣魚的人。

你若划不回來,只要將槳舉的高高的,就會有機動竹筏來拖你,一次 50 元。

當年大家都很窮,就帶著麵包、飲料,頂著大太陽,就在竹筏上過了一整天。

當時拍照拍的好爽啊!也不過拍了兩卷底片吧,記得學長用 Canon A1,好像也是拍一兩卷而已。

要是現在,大概至少打掉 500 張,若是用高階數位連拍可以 6 張 7 張的,大概 1000 張以上吧!

羅伯.卡帕在諾曼第也才打了 106 張底片,我們需要打多少呢?

 

沒有否定數位喔!只是希望拍照時慢一點,多去感受一下四周的氛圍,調整好角度再按下快門。

攝影不就是一種留下記錄的過程?日本當代攝影大師杉本博司說:相機只能記錄,人腦才能記憶

請看他寫的直到長出青苔,至少那篇劇場系列,真的是所有的攝影人都該讀讀的文章。

攝影大師之所以成為攝影大師,光看他的照片是不夠的,還要知道他的想法、感受,

這樣才能更貼近他們當初拍照時的想法。

唯有看他們寫的書、看他們的傳記,全面性的去了解你所喜歡的攝影師。

或許我們就可以離他們更近一點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ccentor 的頭像
accentor

Accentor 的攝影日誌

accento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